[王叶]七年

不误:


其实一直觉得魔术师和斗神很配,如果不是叶修正值当打,王杰希也是有资格当第一人的。王杰希为高英杰费的苦心,只有叶修立刻心领神会,也许正是因为这两位队长都对自己的队伍怀着同样的感情,才能互相理解吧。 
然而王叶粮好少……心塞

——————————————————————————

——我见证了你的辉煌与落寞。我知道你的辛苦与不易。
——我陪着你从第三赛季到第十赛季,不离不弃。

第三赛季刚开始,微草就宣布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原队长林杰退役。新任队长王杰希接任王不留行。

林杰的实力不济是有目共睹的。但一个新人刚出道就接任队长,能行吗?

随后,微草对战皇风。王不留行将扫地焚香掀翻在地,一战打消了人们对他实力的质疑。

赛后,王杰希面对记者的提问时,回应得有条不紊,被称赞具有大将风范。不少职业选手坦言王杰希确实是个强劲的对手。

但不包括叶秋。

嘉世对战微草那场,打出来个9:1。选手通道里,叶秋叼着烟,松松散散地靠在墙上,对王杰希说:“你打得很好。但你的团队跟不上。”

那时的王杰希还不懂叶秋是什么意思。他只知道这位大神是出了名的嘲讽,只当叶秋在放垃圾话。王杰希笑了笑,说:“多谢前辈指教。”

叶秋听他这么说,知道王杰希是没有明白自己什么意思。他弹了弹烟灰,转身离开。

王杰希站在原地,目送着叶秋的背影渐渐模糊至消失。

第三赛季结束,王杰希终于明白叶秋那句并不是空口无凭。他的打法被称为魔术师打法,追求的就是变化莫测和快。单人赛和擂台赛很有威胁力,但在团队赛中却会导致自己与团队脱节。

叶秋为什么要特意来告诉我这件事呢?

王杰希一开始和其他人一样,把叶秋当成追赶的目标,把嘉世视为最强劲的对手。他也曾无数次地对着斗神的视频羡慕不已,希望有朝一日自己也可以成为那样的存在。却邪挑破繁花血景,一代王朝就此缔造的时候,这种心情达到了顶峰。而现在这种心情似乎掺杂了一些其他的想法。

王杰希觉得叶秋似乎很……温柔?

他的温柔不像后来出道的喻文州那样,是对所有人温和有礼、令人如沐春风的温柔,而是润物细无声般潜藏在嘲讽中的关怀。

如果张佳乐听到这话,一定会狠狠地嘲笑王杰希:老叶那家伙你居然说他温柔?你见过温柔的人天天放垃圾话的吗?

但王杰希就是觉得叶秋很温柔。

——我伸出手,想要触碰到你。
——我拼命前进,为了有一天可以和你并肩。

很快迎来了百花齐放的第四赛季。蓝雨的剑与诅咒,嘉世的炮与矛,霸图的拳与十字架。职业联赛再也不是嘉世一家独大的地方。嘉世的排名依旧靠前,却已不是一骑绝尘的模样。

但王杰希无暇分心去想那个人。微草需要他。叶秋于他不过是一个前辈,一个高高在上、难以企及的斗神。

方士谦路过训练室,正撞见王杰希趴在桌上睡得正香,面前是一本摊开的笔记本,上面记满了对对手的分析。他叹口气,轻轻地给王杰希披上队服。他知道王杰希最近为一塌糊涂的团队赛焦头烂额。除了方士谦,微草的整个团队都跟不上王杰希的节奏,导致团队赛失误连连。

少年的身体还未发育成熟,薄薄的肩膀被包裹在宽大的队服里,随着均匀的呼吸上下起伏。

方士谦想起林杰对他说过的话:“接下来的赛季,才是见证奇迹的时刻啊。”

林杰执意要把队长和王不留行一同交付给王杰希时,方士谦其实并不同意。不是方士谦对王杰希有偏见。一个还未出道的新人,就要接任核心角色、担负起队长一职?方士谦本以为王杰希会推脱,但在他听到那句“我……接受”时,不可抑制地开口道“你疯了!”。

方士谦冷冷地看着王杰希。他对这个少年的印象坏到了极点。在他看来,王杰希根本不明白队长的责任,他只是凭着少年人的一腔热血接受了林杰的请求。王杰希知道方士谦在想什么,他没有开口辩驳,只是在林杰走出门后,说了一句:“他从来不会勉强别人。”

方士谦冷笑:“你的意思是他勉强你了?”

“他一直都在勉强自己。这一次,就让我们为他,勉强一下自己吧。”

那一刻,方士谦好像明白了林杰为什么会看中王杰希。王杰希有过人的操作技巧,而促使林杰下决定的,却是王杰希的责任感。

一个队长,可以没有一挑三的惊人实力,也可以没有步步为营的精妙战术,但他必须对战队负责,为战队的荣誉而尽其所能。

方士谦心疼地看了看小队长,走出会议室,轻轻关上门。

第四赛季总决赛,一叶之秋被季冷一击必杀,嘉世在捧走了三座奖杯后,与第四座失之交臂。那天是霸图粉的狂欢。荣耀里嘉王朝和霸气雄图打得不可开交,遍地是爆出的装备,便宜了偷偷摸摸的拾荒者。

这一切都没有影响到王杰希。两家公会开战时,他正坐在训练室里带领队员磨合新打法。他封存了自己的魔术师打法,舍弃了华丽的招式,把自己真正融入团队之中,带动整个团队攻防有序。

王杰希登上荣耀时,满屏都是嘉王朝和霸气雄图的对喷记录。他在看到有人刷了满屏的“叶秋就是个傻*”时,动怒了。

[王不留行]:叶秋是位值得尊敬的前辈,韩文清前辈也是。今天是一场很精彩的比赛,不论哪方胜利,我都心服口服。

神级角色一出现,全区的人都炸了。“合影!!!!”“魔术师大大求眼熟!!!!”“卧槽惊现大神!!!”之类的发言迅速把那句话刷得无影无踪。王杰希皱皱眉,正准备下线,右下角的QQ图标跳动起来。

一叶之秋:王大眼你跟他们计较什么,这种事我都习惯了,还有咒我出门被车撞的呢

原来他一直都在看着么?看着那些人骂他。

王不留行:前辈一直都在看着吗?

一叶之秋:哪儿有空管他们啊。我刚刷副本来着,出来正好看见你

王不留行:新打法?

荣耀发展到现在,几乎用不着请职业选手来刷副本,唯一的可能,就是来副本里实验新打法。

一叶之秋:既然被你猜出来了我就不隐瞒了,没错,就是新打法,下赛季你们等着被我虐吧

王杰希笑了笑,回道:拭目以待

叶秋没有再回复。王杰希有些微微的失落。他和叶秋,不过是这种讲完了要讲的事情之后便不会再找下一个话题聊天的关系。他知道叶秋心里只有荣耀,却不由自主地计较起叶秋对待他和旁人的态度。明明自己比黄少天先认识叶秋,为什么叶秋跟黄少天比跟自己熟?韩文清整天顶着一张生人勿近的脸,为什么叶秋总是嬉皮笑脸地对韩文清喷垃圾话?

王杰希不知道的是,当你开始斤斤计较一个人对待自己的态度时,你就已经沉沦了。

——我终于登上了你曾登上的高度。
——我望着台下的你,你笑着为我鼓掌。

第五赛季,王杰希封存了魔术师打法后,微草的团队赛越打越漂亮,在积分榜上也是高歌猛进。而嘉世却不像人们预想的那样势如破竹。以往嘉世都是以绝对优势占据积分榜前三,这次却和霸图、蓝雨、微草、百花咬得紧紧的。《电竞之家》评论道:第四赛季产生了黄金一代,如今职业联赛已经不是嘉世的天下,斗神的地位也在被剑圣、魔术师等后起之秀威胁着。

威胁吗?王杰希笑了笑。他想起那个人面对荣耀时亮晶晶的眼睛。叶秋不会把任何人当成威胁,荣耀在他心中就仅仅是荣耀而已,不是用来证明自己比谁强的工具,“斗神”也好,“荣耀第一人”也好,虚名而已,叶秋都不会在乎。他所在乎的只有荣耀而已。

所以,自己这些隐秘的小心思,叶秋也不会在乎。那头蠢蠢欲动的小兽,必须像魔术师打法一样被封存起来。

这样对谁都好。王杰希想。

第五赛季总决赛,王杰希如愿以偿地拿到了冠军。张佳乐过来握手祝贺的时候,明显的一脸疲惫。比赛就是这么残忍,冠军永远只有一个。

王杰希捧起奖杯时,忽然想起了叶秋。他捧起奖杯时会想什么呢?是不是也在为自己的辛苦没有白费而欣慰?为得到冠军而激动?他那么多次捧起这座奖杯,又是怎样的感受呢?

第六赛季微草惜败蓝雨,剑与诅咒终于拿到了属于他们的第一座奖杯。轮回——这只名不见经传的弱队,在周泽楷的出现和江波涛的加盟后,也快速地成长着。与此对比鲜明的是嘉世的没落。

昔日的豪门,唯一一个三连冠的强队,在场上的表现甚至不敌烟雨这种并非一流的队伍。越来越多的嘉世粉开始对叶秋表示出失望,要求嘉世给个说法。有的人甚至开始质疑叶秋状态下滑,拖累了整个队伍。

王杰希对此不置可否。嘉世的问题不在于叶秋,而在于其他队员。团队赛常常是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独立于嘉世其他人,遇到团队赛配合默契的雷霆时这个问题就更加突出。王杰希不相信叶秋看不出来。所以,嘉世内部究竟出现了什么问题?

另外一方面让他觉得奇怪的是,舆论几乎是一边倒地认定是叶秋状态下滑拖累队伍,连一点质疑嘉世团队配合有问题的声音都没有。难道是有人故意操纵?

王杰希发现自己在关于叶秋的问题上还是没办法保持事不关己的淡定。他没办法控制自己不去想叶秋,不去揣测他那边发生了什么。

站在第七赛季的领奖台上时,王杰希又一次想到了叶秋。四年前站在这里的少年叶秋是多么意气风发,眼睛里盛满了光芒,浑身上下洋溢着热情。而前几天看见的叶秋,眼睛里都是血丝,苍白的脸色把黑眼圈衬得更加明显。王杰希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种预感在孙翔转会嘉世时更加明显了。孙翔的实力是很强,但嘉世的队伍并不缺近战,主力也很固定,那么会把谁的位置让给孙翔?

很快答案揭晓。叶秋宣布退役。

王杰希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觉得这件事来得猝不及防,他早有预感。不过他没想到陶轩竟然真的这么冒险,让孙翔取代了叶秋。孙翔为人张扬狂妄,根本没有领导一个队伍的能力。嘉世本来就已经是一盘散沙,如今这样做,不过是雪上加霜。

但叶秋……就这么走了么?

王杰希忽然慌张起来。他和叶秋的联系本就不多,仅仅靠每次的比赛和QQ上偶尔聊几句来维持,叶秋退役之后,自己还有什么理由再和叶秋联系呢?

王杰希点开叶秋的QQ对话框,手指悬在键盘上犹豫了很久,打出一行字:“你为什么退役了?”想想又全部删除,重新打“你还会回来吗?”

等了很久,叶秋都没有回复。

现在叶秋的QQ大概要被人刷爆了吧。王杰希不再等了,退了QQ。

他相信叶秋一定会回来。

听到车前子的报告后,王杰希竟有几分欣喜。职业选手级别的操作,熟悉各大工会之间的利益冲突,在线时间很长,除了叶秋,还会有谁?

王杰希心情很好地招呼其他微草成员:“走,我们去刷荣耀最大的BOSS。”

看着一群头顶中草堂名称的小号来找自己pk,叶秋很快就明白了王杰希想干什么。啧,这个王大眼,是在把自己当免费的陪练啊。叶秋当然不会就这么便宜他。

王杰希收到他发来的清单后,嘴角难以察觉地弯了一下。一番讨价还价之后,王杰希让车前子去把这些材料整理好,交易给君莫笑。

——叶秋,我们之间来日方长。

刷了几天BOSS之后,王杰希发觉叶秋的状态下降了,在关于微草的事情上,他向来不做赔本的买卖,便中止了这次交易。

叶秋也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感叹了一句“王大眼果然还是这么狡猾”便开始寻找新的收集材料的方法。

自从知道了叶秋有重回联盟的打算后,王杰希就开始时不时地在QQ上骚扰他,找各种借口要打竞技场。叶秋本来想装死,奈何王杰希每次都拿材料诱惑他。王杰希知道他现在最缺的就是材料,一定不会拒绝。

叶秋又在心里感叹了一遍“王大眼真狡猾”,但材料不要白不要。于是一来二去地和王杰希愈发熟悉。

挑战赛开始,所有人都震惊了。谁也没有想到,叶秋竟然真的带领着一支网游里拉扯起来的队伍回到了联盟,还改了个名字叫叶修。

他还是那副样子,食指和中指夹着烟,松松垮垮地站在那里,嘴角向一边弯起,笑起来很好看。不同的是,他不再属于嘉世,而是名字有些土的兴欣。他用的角色也不再是战法一叶之秋,而是散人君莫笑。

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醉卧沙场君莫笑。

他终于还是回来了。踏着沙砾,劈开荆棘,王者归来。

这次我不会再让你跑掉了。

第十赛季,兴欣拿下了总冠军。APM值清清楚楚地显示在大屏幕上,所有人都为那6.5s内的华丽逆转而惊叹。叶修接过奖杯时,王杰希注意到他双手已经脱力,奖杯差点就要掉下来。王杰希有些心酸。看到那张叶修在网吧的住处的照片时他就开始后悔,后悔自己没有早一点对叶修表白,后悔自己没有在叶修最无助的时候陪在他的身边。

——你夺回了属于你的荣耀。现在该我做些什么了。

王杰希当天就订了去H市的机票。他在旅馆里等了两天,直到苏沐橙告诉他叶修已经醒了,才上门拜访。

他忍了七年了。他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克制住,但到叶修退役那天,他才发现自己早已沉沦其中。叶修退役后,他一直在等,他知道叶修有多么热爱荣耀,不会就这么放弃。他等到了,叶修回来了。现在他不想再等了。

“前辈好点了吗?”叶修正半倚在枕头上打荣耀,午后的阳光照在他脸上,看起来少了几分赛场上的嘲讽,多了几分淡淡的温柔。

“哟大眼来看我了。是不是被哥帅得不能自已。”还是一如既往地自恋。

“我有些话,想和你说。”

“准备转会兴欣了?”叶修不正经地开着玩笑。

“叶修,我喜欢你。”

那双眼睛一开始是惊讶,就像平静的湖水突然被投入了一颗石子那样泛起了涟漪,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嗯,我知道。”

“你知道?!”王杰希的声调拔高起来。

“我有个朋友是gay,他跟我说感觉你看我的眼神不对劲。”依旧是慵懒的嗓音,仿佛这件事丝毫没有影响到他。

“那你怎么想?”王杰希的心跳猛地加快。叶修早就知道?可他对待自己的态度并未有所改变。是他根本不在乎么?是啊,他除了荣耀什么都不在乎。王杰希突然不敢去听叶修的回答了。

“我不歧视同性恋。”叶修用很正经的语气回答道,但王杰希似乎听出了些玩笑的意味?

“我的意思是,你接受吗?”被叶修这么一打岔,王杰希原本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他平静地问出了一直想问的问题。

“可以啊。”王杰希听到这句话后瞳孔猛地放大。他原本并没有指望叶修能答应,只是为了了却自己一个念想。他不敢置信地又问了一遍:“你答应了?”

叶修看一贯冷静的魔术师大大也有如此失态的时候,不由得一乐:“有条件的啊,让我们10个BOSS。”

“100个都给你!”王杰希笑眯眯地盯着他,慢慢走近。叶修叫道:“哎我现在身体还很虚弱。王大眼我警告你你不要乱来!啊……!”王杰希直接堵住了他的嘴,伸出舌头细细品尝这日思夜想的属于叶修的味道。

——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么?
——一晌贪欢,不负七年。

Fin.

评论
热度(58)
  1. 银河铁道之夜经年误 转载了此文字
  2. 云从经年误 转载了此文字
© 西葫芦 / Powered by LOFTER